欢迎来到 - 北京赛车,极速赛车,幸运飞艇,加拿大28,微信群,微信群二维码分享 !    
当前位置: 主页 > 人生哲理 >

卢洋:活着的意义在于想知道人生上限在哪里

时间:2019-05-13 06:36 点击:
相关阅读:对话私募掌门人|卢洋的反熵增:做投资领域的麦肯锡奥马哈随记:巴菲特把“知行合一”做成“行为艺术

  奥马哈随记:巴菲特把“知行合一”做成“行为艺术”

  新浪财经讯 4月28日,上海泊通投资2019投资者交流会暨成立五周年庆典上,泊通创始人卢洋做了分享,核心观点整理如下:

  1、泊通成立5年来(2014.5-2019.5),真的特别好,是一个完整的五年。在这五年里,我们跨过高山大海,也经历了惊涛骇浪,尤其是2018年真的给我们带来很多思考,总结下来一句话:成长总在逆境中,伟大的背后都是苦难

  2、2017年股东大会上从量子力学的科学性角度,在对财务报表等维度“测不准”的情况下如何做投资?2018年从哲学性角度,如何评价一个公司的商誉和无形资产?2019年从伦理学的角度,企业的社会责任是什么?依次对应判断一个事情该不该做的三个评价维度:能不能做、能做多大、能做多久。

  3、我常会想:市场为什么需要泊通?有这么多做价值投资的,为什么选我们?我们有没有一点东西是别人家不可替代的?大家好像只是觉得我们赚钱能力很强,却从来不觉得我们有多令人尊敬?而一旦(业绩)做得不好了,就会走。我想因为大家不知道我们在承担了什么样的责任,不知道泊通企业价值在哪里?如果没有我们会怎么样?别人家的价值机构做的要么是激进的,要么是保守的,而我们不是,我们做的是长期关注每一时点上的“基于深度价值挖掘的性价比投资”。

  4、国外主流基金公司有两种形式:第一种,真的像沃伦·巴菲特一样真正做主动管理投资,买入后就深度介入到上市公司治理,以一种企业管理会计的角度去告诉企业,你怎么把这一分钱可以花得更有效率;第二种,把自己的投资转化为标准的指数产品,做成产品超市比如贝莱德,管理规模超过中国外汇储备好几倍,这种公司的竞争力是在于它的产品设计、运营和它的销售服务。但中国基金行业目前在这两个方向上都没有做到极致的好,而是处在中间更多的是“价值博弈者”

  5、这几年我时常会问自己为什么要创业?刚开始创业的答案:第一是自由,第二是赚钱。但到后来,我开始想知道把自己能做的事情做到极限的边界、人生的上限在哪里?去知道我之所以为人,而不是上帝把我变成一只猫、一只狗的意义?世界上总有1%的人清楚的知道自己活着的意义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想知道自己的上限在哪儿,然后去不断追求。我觉得泊通的公司文化,每一个团队的负责人、每一个岗位,我都希望他们和我有一样的理念:做事不将就。

  6、现在我还会去担心自己赚钱方式的存在必要性:这个钱为什么由我来挣?这个钱为什么不是别人来挣?这次只是我运气好挣到的?还是我们的方法、逻辑真的是有效的?

  7、泊通发展到现阶段,我应该还是做的是一个公司的管理者,我应该做的是一个综合的事情,不是说我要每一年都给大家赚钱那么简单的事情。做基金和做企业的区别在于,前者对业绩负责后者对时间负责:客户和团队的成长,当然团队的成长肯定也是为了更好的对客户负责;所以我的责任就不仅仅是投研,还应该是把公司团队里每一个人的效力发挥到最大,充分调动起公司里每一个人的积极性。

  8、而客户的成长实际上是两点:首先肯定是资产的成长;其实还有一个成长希望可以让客户理解投资真谛。如查理·芒格所说,“要长久得到你想要的某样东西,最可靠的办法是让你自己配得上它。”如果他不理解我们赚钱的过程的话,他认为是一种侥幸,当然他可能就赎回了;如果他理解我们赚钱的过程不是那么容易,不是趴在茅台上就把这个钱给你挣了,而是也在这其中经历了风雨,在里面也多次做了艰难的决定;如果他们觉得我们赚钱的方式是可持续的,那么他就可能继续去持有我们的基金。在这个里面,我们对客户的成长,主要是我们会跟他说我们用了什么样的方式承担了什么风险赚了这个钱,我们提供了什么样的价值、差异化的服务,大家就会明白这个钱未来在用的时候会好好用。我希望客户和我们一起成长,一个是财富的成长,一个是也能像我们一样去思考一些问题。这是我们未来要去做的。这是做企业和单纯做基金的不同之处,我们把我们自己的企业责任也想得很清楚,要对时间负责。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